欢迎您访问耀县水泥厂官网
今天是
耀水记忆
【耀水记忆】耀县水泥厂繁荣的文学创作
发布时间:2018-12-11  浏览次数:725 次  来源:陕西省耀县水泥厂

苏盛柱

上个世纪50年代, 在祖囯西北黄土高原上耸立起一座全囯最大的水泥厂——耀县水泥厂(简称耀水)。 它象磁石一样吸引着全囯知名大学的毕业生和有志青年, 为建设这座现代化大型水泥企业奉献青春年华。他们的到来不仅给耀水増添了青春的活力,也大大提升了企业的理论水平、知识水平和文化水平,同时为日后的文学创作繁荣儲备了人才,奠定了基础。正象一位宣传部长说的那样,我们耀水不仅要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生产著名的秦岭牌高标号优质水泥,创造宝贵的物资财富,而且要培育一批知名的文学家、画家、音乐家…..创作出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满足广大职工的精神需求,这样的企业才是完美的。

耀水几十年的发展壮大证实了这位宣传部长的话。耀水文学创作从起根发芽逐歩走向成熟,逐步走向繁荣,达到鼎盛时期。

一、耀水文学创作发展过程

1. 建厂初期的文学创作

耀县水泥厂1956年夏筹建,1957年夏破土动工,经过两年多于1959年11月底点火投产。此时,正是“一五期间”, 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即将到耒。锦西水泥厂厂长于文接到到西北筹建全国最大水泥厂的调令,他来到西安后走遍泾、三、富、蒲、耀五个县,最后选址在耀县。他登上耀县宝鉴山感慨万千,诗兴大发,咏诗抒怀曰:“登高山/观山野/岂不壮哉。”这是耀水文学创作的发端。

全国人民在三面红旗指引下,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高潮,耀水也迎来建设的高潮。为顺应耀水建设的需要,鼓舞建设者和本厂职工的斗志,在1958年下半年厂创办了《红旗手》手刻蜡版的油印小报,报头红旗手三个字为红色,十分醒目。油印小报由宣传部长张俊淸负责,宣传部干事史同乐、团委干事樊定涛两人主办。这即是企业报的雏形,又为文学爱好者搭建起文学创作的平台。在此基础上,又出版了诗歌集《大跃进歌声》,使文学创作向前迈开一大步。1963年《红旗手》小报被《简报》所替代,由宣传部主办,部长史书君负责,宣传干事李育森具体主办。简报两字由乔公章题写。它最大的变化是政治性强,文学稿件刋登很少,同时由手刻蜡版改为打字机蜡版。直到1985年《水泥报》创刋后,《简报》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工地上,火热沸腾的建设场面,和广大建设者和职工的劳动干劲,极大地鼓舞文学爱好者的创作热情,他们通过黒板报、墙报抒发情怀,讴歌广大建设者劳动劲头,歌颂一日千里的建设速度。尤其让人难以忘怀的是一进厂大门路两旁的大型墙报,长达30余米,高达3米,每个车间和部门负责一块,面积为15平方米左右。各单位以此暗地叫劲,作为没有评比的竞赛,看谁办得好、水平高,当然每次贴出后总是在机修车间墙报前,观看、阅读的人最多。这些墙报都是在各车间办公室里制作,按照文章、诗词进行版面设计,再用毛笔写在白纸上,然后进行美术装祯。制作完成后贴在各自分管文化长廊上。这些墙报图文并茂,有间简讯、有散文、有诗歌,也有美术作品。在那时只有十个样板戏的年代,墙报上的文字作品无疑给广大职工一种清新的感觉和向上的力量。当然也为文学爱好者提供了文学创作的园地,使一些文学作者脱颕而出。为此,机修车间还成立了苏盛柱为组长的五人写作小组,还有李海田、冯送京、刘耀民、牛炳森、罗天佑。可惜得很,当年刊登在黒板报和墙报上的文学作品没有保存下来。

1974年机修车间外线班给厂党委《把战斗任务交给我们吧》的一封信,拉开了自力更生自己安装4号窑的序幕,4号窑设备安装,因设备安装公司的实力不足,使4号窑机械电噐设备多年躺在厂区蒿草中,耀水广大职工不忍让设备躺在蒿草睡大觉,外线班才向党委提出,学习大庆精神,“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要求自己安装4号窑。党委采纳了外线班的请求,组织力量于1975年开始投入设备安装,1977年底点火投产。耀水创造了自己安装4号窑的奇迹。机修车间是安装4号窑的主力军,以支部书记党有智、车间主任赵瑞春组建钳工班、外线班、铆焊班、起重班……安装大队奔赴现场,并成立指挥部、宣传组、后勤保障组。苏盛柱任宣传组长,重点编辑简报,并设立现场广播站。苏盛柱受到安装工人忘我工作热情的感染,激发了创作灵感和激情。在1974到1975年间,创作了《4号窑组歌》,由《两个老战友》、《一张火红的决心书》、《灯下》、《4号窑的工棚》、《龙门吊架》、《烈士碑前》、《起重工》等18首诗歌组成。作者以安装每一进程和施工工种为线,通过形象诗化语言展现耀水人伟大的创造精神和敢打硬仗的气慨。

如《起重工》:“旗一抖,掀起巨风/哨一响, 掠起鸣雷/咱起重工钢的腰杆, 铁的背/专与困难作对。 千吨万吨放在咱肩上/不弯腰, 不皱眉/乐为安装挑重担/千难万险头不回, 色不褪。”

一位工人看到后,对作者说:“你写的真好,给我们安装工人提了神,鼓了劲,增添了力量。”

苏盛柱创作的《4号窑组歌》是当时文学爱好者的代表作,显示耀水文学作者的创作欲望。在这个时期芦苇(路友为)的诗歌散文屡在《铜川文艺》上发表。耀水文学创作的伏蜇正在萌动。

2. 耀水文学创作的成熟和繁荣

“三中全会”以后,我国进入拨乱反正时期,压抑在全国人民心中的热情象火山一样喷发出来。改革大潮汹湧澎湃, 企业进入全面整顿。耀县水泥厂在也走入黄金时期,企业生产能力和规模不断扩大,生产经营蒸蒸日上,文学创作蓬勃发展,形成企业自已的文学创作群体,涌现岀一批文艺创作积极分子,如路友为、王维的诗歌,苏盛柱的纪实文学,罗天佑的散文、小说,郑文华、王青山、刘军的版画,李泓全、孟鸿文、王兴帮、江子余、戴瑤田、王旭、田进生的书法作品,都展露出创作的潜能。1983年8月26月厂职工文艺创作组成立,工会副主席王兴帮任组长、宣传部路友为为副组长,下设文学创作组,由宣传部干事苏盛柱为组长,美术书法组由工会干事郑文华为组长,音乐戏曲组由俱乐部干事王青山为组长。厂文学艺术创作组组织稿件在《铜川文艺》杂志上开辟耀县水泥厂专页,为更多的作者走出去创造机会。同时,还选拔优秀的文学作者参加省、市的文学创作讲座,倾听杜鹏程、胡釆、李若冰、路遥、陈忠实、贾平凹、李永生……的文字创作讲座。

耀县水泥厂的蓬勃发展为文学创作提供丰富的沃土,促进文学创作的发展和繁荣;文学创作丰富职工的文化生活,完美了企业的形象,又促进企业的发展。1984年国庆35周年前夕,厂文学艺术创作组在工会和宣传部的大力支持下,适应文艺创作的好势头,为这些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决定创办一份以文学艺术为主的铅印报纸,经研究定名为《五彩石》,由王旭题写刊头。《五彩石》刋发词写道:“传说,宇宙洪荒,天地元黄的年代,共工与颛顼相争,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四极废,九洲裂。女娲选来昆仑之石,经高温烈焰熔炼五彩石,用五彩之石补天造福人类。”“呵,女娲补天的五彩石,不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人造石吗?不就是我们水泥工人制造的水泥吗?不就是我们辛勤汗水凝炼出矽粉蝶似的诗章和跳动的音符吗?这就是我们心中的五彩石。”《五彩石》为4开4版小报,不定期发行。由工会和宣传部主办,王兴帮、路犮为、苏盛柱、罗天佑、郑文华组成编辑部,具体由苏盛柱、罗天佑负责,组稿、划版,然后到富平印刷厂印刷。每期印数为1000份,分发到各个支部。《五彩石》这张文艺小报很受广大文学爱好者青睐,一大批作者纷纷投稿,从中成长起来象芦苇、郑文华、苏盛柱、李怀德、王维等有成就诗人、作家,为辉煌彩票官网建设作出贡献。同时, 也有很多名人如著名梨园研究专家李尤白、东北诗人裘沙、耀州文化名人杨五贵、农民诗人郭建民……都给本报投过稿,还有象铜川新区作协主席何文朝、耀州作协会员段尚荣……都是从本报走出来的。

《五彩石》仅出了4期,厂长包先诚找宣传部副部长苏盛柱说:“盛柱,根据企业的发展,应该把纯文艺性的五彩石报改为综合性的企业报。”苏盛柱感到厂长的指示很正确,企业报应该为生产经营和企业发展服务。经研究決定将《五彩石》报改为《水泥报》,刋头由陕西省著名书法家、篆刻家赵熊题写,保留五彩石为文学副刋。成立了《水泥报》社,路友为任社长,苏盛柱任总编辑,宣传干事石志刚兼仼一版编辑,梁吉斌任二、三版编辑,苏盛柱兼任四版编辑。后来报社又从矿山选拨了王文合、史西城。1985年10月创刋并出版第1期,印刷1200份,同全国200多家和单位交換。陕西省新闻出版局批准刋号为SX11—0146。1991年11月15日,著名作家路遙为水泥报题词:“点石成金。”著名评论家李星为水泥报词:“石为泥水为钢,铸成民族坚脊梁!”著名散文家和谷题词:“吾乡故土耀州,山水风骨生辉。”在这时,各厂属公司、分厂也办起自己的刋物,五号窑分厂办起4开4版的《五号窑人》报,湿法分厂办起4开4版的《湿法之窗》报,特种水泥分厂办起4幵4版的《特水报》,矿山分厂办起油印的《宝鉴之光》, 机电分厂办起《机电通讯》,动力分厂办起《动力通讯》……

1987年7月1日正值耀水建厂30周年纪念日。在隆重庆祝建厂30周年的日子里,厂庆办公室编辑出版了纪实文学集《闪光的历程》一书,由王兴帮、苏盛柱主编,由陕西省著名书法家茹桂题写书名。这是耀水出版的第一本具有纪实性文学性的岀版物,倾注了文学作者的心血,显示他们文学创作的潜力。耀水的文学作者来自生产一线,深入生产一线,从沸腾的生活中吸取营养,创作了很多职工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形成一个企业的文学群体和耀水的辉煌彩票官网现象。他们的文学作品形式多样、丰富多采,具有鮮明的个性,用五彩缤纷来形容耀水的文学创作一点也不过份。

1991年耀水出版了诗歌散文集《五彩石》,由路友为、郑文华、苏盛柱主编,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著名作家李若冰先生读过这本书的书稿后,给予高度的评价并为之作序。他写道:“读着这本被命名为《五彩石》的诗文集,我不禁有些惊愕,书名是名符其实的,诗文并茂,五彩斑斓,而诗情如此之热烈鮮亮,文笔如此之粗犷纤巧,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些诗文竟出自普通工人之手。读着这些工人的诗文,我觉得和专业作家的诗文比较不相上下,而且有着自己不同一般的特色。”

“没有一点矫柔造作,没有一点陈辝滥调,全然是发自肺腑的心声,是那么真挚亲切,朴实无华,那么感情淳厚,娓娓道来,读着使你不由地不动情,我想这便构成了这本诗文集的主要风格。” “成年累月和石头水泥打交道的工人们,不嫌采石场的丑陋,不嫌旋窑的烧烤,不嫌银灰色粉末的满身扑打,却从石头中找到了生活的意义,从水泥中挖掘出了人生的价值;而且把这种爱的感情诉诸笔墨,描写得又是这般炽烈,这般直率,这般真诚,这般感人。这既蕴含在芦苇、苏捷、江舟、王维、沈久华、樊小林、宋文强等的诗歌里,也反映在苏盛柱、罗天佑、鹿守忠、石冰、史西城、王文合、冯萍等的散文里。采石工有自己的信念,看火工有自己的追求,磨工有自己的理想,电焊工有自己的爱情。这一切,表现出工人们对自已工作的肯定,对自我价值的实现,对祖国现代化事业的热烈向往和甘愿奉献的激情。”

………

“这是-个为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水泥工厂,同时也有一支活跃在车间矿山的创作群体,而且写出来这么好的诗歌散文……..”( 文艺报1990年10月27日第7版)

李若冰先生的评论,足以说明耀水文学创作的繁荣和高度。

标志耀水文学创作繁荣,标志着耀水文学创作成熟,标志着耀水文学创作达到一个顶峰,还有一个重要现象。耀水文学作者岀版了一系列诗歌、散文、小说、杂文集。芦苇1990年岀版了诗集《雪花之吻》,1993年岀版诗集《难却山水》,1994年岀版诗集《想象声音》;苏盛柱1997年7月出版《一戈文集》三卷,(诗歌文学卷、纪实文学卷、企业管理卷);在1997年7月厂庆40周年时岀版纪实文集《腾飞吧,耀水》,1998年10月耀水五号窑分厂岀版了纪实文集《秦岭人风采》;王维出版了诗歌集《童话岛》(1992.7)《苦雨》(1994.11)《新绿》(1995.5);李怀德出版了杂文集《李怀德杂文集》。

进入新的世纪,耀水的文学创作象井喷一样更加热烈、更加丰盛,硕果垒垒。不仅在国家级和省市级报刋上,耀水文学作者的文学作品屡见不鲜,成为耀水文学创作的一股潮流。更可喜的是文学作品集如雨后春笋,芦苇出版了诗文集《声音如风》《秋水集》《流逝的风景》《在明媚的月光里》《蒹葭集》……。 苏盛柱出版了纪实文学集《世纪笔录》(2003。6)、诗歌散文集《母亲河》(2003。12)……。。 李怀德出版了杂文集《靠女人出名的帝王们》(2001。10)《老滕瘦果》(2005。3)《忘却伤痛也是情》(2004。2)……郑文华的散文集《昨天的记忆(上下册)》(2004。1)……。曾曦的散文集《听风听雨》《心情笔记》(2005。6)……王维的散文集《云中的红月亮》……耿超的诗词集《一弦散月》(2006。3)……。 特种水泥厂的纪实文学集《求实之路》(2004。7)。

试看那有一个企业在短短十多年间,出版了这么文学作品集,这是耀水文学创作的丰收,也是耀水深厚辉煌彩票官网的象征。

3. 耀水文学创作走向低潮期

自从2007年9月秦岭水泥被华伦重组后,耀水作为持股人退岀水泥主业,企业各种人才大量流失,文学作者也相应离开秦岭水泥;辉煌彩票官网遭到重创,《秦岭人报(水泥报的后期)》也停办,文学爱好者的创作平台丧失贻尽,文学创作也进入休眠期。老一代文学作者逐渐退休离开企业,离开沸腾的生活,而新一代文学作者还没有成长起来,出现人才的断代,因而文学作品很少,文学作品集更少。

当然,仍有一些文学作者不忘初心,苦苦坚守,苦苦笔耕,用自己的笔抒发自己的情怀,歌颂生活歌颂理想,追求对美的认知和求索。芦苇出版了诗文集《鹿原吟草》《雪花飘飘》…. 曾曦出版了《流逝的音符》《北有照金》(2008.1)……. 苏盛柱出版了军旅长篇小说《大漠长烟》(2010.1),又创作了长篇小说《士敏土家园三部曲(丰碑、岁月、漩涡)》(2016.7)《大漠深处》(2012.5)和中篇小说《大厂轶事》(未出版),李怀德出版了散文集《老黒》《昨夜梦太长》……. 卢建平岀版了《五楼有扇推开的窗》(2015.8),从岀版的作品集数量来看, 充分显示文学创作的低迷。

破产重组后的耀水人痛定思定,直面现实,反思失败的经验教训,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谋转型求发展,实施“一体两翼”的发展战略,编制耀水十年复兴战略(2016——2025),使耀水重新站起来。耀水建起《耀水网站》,开辟《耀水记忆》《耀水百人录》《文学之窗》等栏目,为文学作者创建一个发表作品的平台。2017年6月,耀水党政领导班子以建厂60周年为契机,大力弘扬企业精神,编辑出版了纪实文学《新的征途》、书法美术集《耀水书画》、摄影集《耀水影像》,再版了《闪光的历程》《腾飞吧,耀水》,无疑这为重振耀水文学创作开了个好头,相信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新的文学作品集面世,我们期待着。

二、耀水文学创作知名作者

耀水有着丰厚的文化氛围,它踏着时代的脉博,以自己伟大不懈的创举建起全国最大的水泥厂,那火热沸腾的生活,为文学创作提供多彩而壮阔的天地,形成耀水文学创作的群体。这个群体的每个成员以高度的责任心,时刻关注耀水人的精彩生活,用心灵挖掘耀水人在每个发展时期的思想变化,扑捉耀水人在波澜壮阔的变革中一个个经典瞬间,同人们进行一次次精神交流和心灵沟通,提升耀水人的思想素质和文化修养。他们的作品不仅繁荣耀水的文学创作,而且弘扬了耀水人“艰苦奋斗敢打硬仗、无私奉献、开拓进取”的耀水精神。正是这个文学创作群体为企业发展和辉煌彩票官网建设谱写一首首壮丽的诗篇,也涌现岀在耀水这块沃土上成长起来的属于自己的诗人、作家、散文家。

路友为(笔名芦苇), 诗人, 陕西省大荔人, 中国人民大学毕业,曾任耀水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铜川市作协会员。他的诗飘逸潇洒,典雅清新,舒展隽永,自成风垎,是从心灵深处激发人们对美的憧憬。其诗文集有:《雪花之吻》、《想象声音》、《难却山水》、《声音如风》、《秋水集》、《蒹葭集》、《流逝的风景》、《在明媚的月光里》、《鹿原吟草》《雪花飘飘》等。芦苇曾获铜川文学奖和铜川文学特别贡献奖。

苏盛柱(笔名一戈),作家,山东省肥城市人,陕西广播电视大学语言文学专业,曾任耀水宣传部长、办公室主任。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铜川市作协会员。他的作品纪实性强,反映耀水的现实生活,描绘时代的巨变,记录和书写耀水人的英雄实践和历史的进程,不愧时代的记录者。他的长篇小说《大漠长烟》气势恢弘,波澜壮阔,是一部反映边防斗争的悲壮史诗。铜川市文联、市作协、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曾在铜川市举办长篇小说《大漠长烟》研讨会,反响强烈。他的作品集有:《一戈文集(三卷)》《世纪笔录》《母亲河》,长篇军旅小说《大漠长烟》。一戈的散文《旱塬水窖》获中国建材报祁连山杯优秀奖(不分名次),诗歌《十月放歌》获陕西省记协企业报副刋一等奖,纪实文学《法律怎能苍白无力》获中国建材报一等奖、中园产业新闻一等奖,《长缨在手缚尘龙》获陕西日报一等奖、陕西省十佳新闻奖。

李怀德,作家、杂文家,陕西省甘泉人,陕西师范大学毕业,高级教师,原耀水子校教师。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杂文家协会会员。他的杂文作品是植根于黃土地的幽默,文笔犀利尖锐,针眨时弊,战斗力强劲的匕首、投枪。他的杂文作品往往是散文化的杂文,杂文式的散文。他的作品集有:《李伓德杂文选》、《靠女人成名的帝王们》、《老滕瘦果》,小说诗文集《忘却伤痛也是情》、《昨夜梦太长》、《帝王▪谋臣▪文人》、《余热有情》、《残烛在夕阳下燃烧》、《人生情缘》,散文集《老黒》、《散文诗集锦》等。他的散文集《老黒》被铜川市文联和市作协评为2006年度散文类优秀奖。

郑文华(笔名方星) ,摄影家、版画家、作家,山东省胶州人,陕西省作家协会《延河》文学月刋编审。原耀水工会干部。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美协会员、陕西省摄影协会会员。他出版了我省三名茅盾文学获奖者——路遙、陈忠实、贾平凹摄影集,具有极高艺朮水准,是史诗性的艺术珍品。他的美术作品多次在全国省市获奖。但他的文学作品并不多,目前只有散文集《昨天的记忆(上、下两册)》面世。他的散文真诚纯朴,倾吐对祖国、对人民、对亲朋、对家乡的爱,真挚的情感构成人间的爱。惟有其艺术的真实,才能使其散文有着强烈的感染力和美的享受。

曾耀社(笔名曾曦),作家,原籍湖北陨西,生于陕西省耀县,毕业于洛阳建专,高级工程师,曾任耀水机电分厂厂长、特种水泥厂厂长。陕西省作协会员、铜川市作协副主席、耀州区作协主席。他以散文著称,文学始终立足于作家生活的土地,反映人民的情感、心灵和愿望,表达岀鲜活的世态人情,他的散文紧紧把握这一创作原则,反映他熟悉的土地和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同时,他的散文短小精悍,语言醇朴,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出版了散文集《听风听雨》、《心情笔记》、《流逝的音符》、《北有照金》等。其《北有照金》获铜第2届文学奖。

王维(又名王维亚,笔名洪溪河),诗人、书法家,河南省西平人,毕业于陕西广播电视大学。曾任耀水团委书记等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陕西省文学院院长。他出版了诗集《童话岛》、《苦雨》、《新绿》,散文集《云中的红月亮》、《进入线条》等。

耿超(女),古筝演奏家、词人,原籍江苏省徐州市,生于陕西省耀县, 耀水职工医院护士。陕西省秦筝学会会员、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铜川市诗词学会副主席等。我省著名诗人闻频评价道:“她的诗词作品,给我的总体感觉是清新、淡雅、情真、意浓,质朴的语言,洒脱的性灵,又使她的作品多了几分才情….. 语言俊秀而朴实,思绪灵动而无华。”。她的诗词集有《一弦散月》。

卢建平 散文家,陕西省蒲城人,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曾任《水泥报》编辑,现在金隅公司任职。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他是位有良心的作者,他的散文记载了他生活的耀水的一个个人物、一件件事物,让人产生一种深刻而熟悉的记忆,感情真挚,语言纯朴,特别那些短文更有深邃的哲理。他岀版了散文集《推开五楼那扇窗》。

文学创作是神圣的,是寂寞孤独的。它不仅耗尽作者的精力,而且耗尽他们的财力,可这些作者无怨无悔,把精美的文学作品奉献给广大读者,满足广大职工的精神需求。如果企业建立文学创作基金,给予他们一定的支持,那将是最有力旳。

企业文学创作仍在路上,文学创作的繁荣更需努力。

此文发表于中国水泥协会辉煌彩票官网研究会《水泥圈子》栏目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陕西省耀县水泥厂版权所有  E-mail:2571989332@qq.com  企业微信号:ys6231212
陕西省耀县水泥厂信息中心运维  西安一点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快三娱乐平台 辉煌彩票官网 快三娱乐平台 快三娱乐平台 快三平台 PK10开奖直播历史记录 快三娱乐平台 快三投注平台 快三娱乐平台